網站首頁 手機版 網站地圖 TAG標簽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院校動態 >

上海樂隊學院五年:輸送上海培養的音樂人才

更新時間:2019-03-14    來源/發布:樂器學習網    作者/編輯:樂器學習網

  3月5日至9日,上海樂隊學院迎來北德廣播易北愛樂樂團的8位首席。這是北德廣播與上交簽訂五年教育合作項目后,第四次造訪上海樂隊學院開展教學期。8位首席不僅為上海樂隊學院開展了一對一教學,還加入了大編制室內樂和交響樂音樂會的并肩排演。

  從亨德爾、莫扎特、德沃夏克到斯特拉文斯基,3月8日的室內樂音樂會濃縮了歐洲室內樂的精華。3月9日的交響音樂會則展現了勃拉姆斯、理查·斯特勞斯兩位德國作曲家的光彩,由上交、北德廣播8位首席以及35位上海樂隊學院五屆學生同臺獻演。

  上海樂隊學院是上海交響樂團攜手紐約愛樂樂團創辦的產物,志在培養樂隊人才,為國際樂壇持續造血,輸送上海培養的音樂人才。憑借上海交響樂團的國際“朋友圈”,上海樂隊學院與多家職業樂團開展過合作,包括紐約愛樂樂團、北德廣播易北愛樂樂團、柏林愛樂樂團、悉尼交響樂團、倫敦愛樂樂團、新加坡交響樂團、洛杉磯交響樂團、底特律交響樂團等國際名團,至今培養了100多名青年演奏人才,就職率超過90%。

  今年,正值上海樂隊學院辦學5周年,學院啟動了5周年特別策劃,邀請到部分畢業生加入與北德廣播的合作,并娓娓道來求學心路。

  上海樂隊學院首屆畢業生巴桐如今是上海交響樂團的中提琴副首席,在上海樂隊學院就讀期間,她曾在海外實踐中取得“大滿貫”——通過甄選,她先后在紐約愛樂樂團、北德廣播易北愛樂青年樂團、悉尼交響樂團、新加坡交響樂團等有過歷練。

  巴桐說,這些歷練最重要的是開闊了她的眼界,學到了更好的演奏習慣,“紐約愛樂演出前的排練時間并不長,要在很短的時間內把交響樂排演出來,每一個演奏員除了熟悉自己的樂器,對整個樂隊的任何一個聲部也都要非常熟知,這和我們在校期間是有區別的。德國人更加一絲不茍,非常嚴謹,他們對排練的每個音符的長度到底演奏多長,大家是不是一起結束,都會進行探討。”

  謝亦杉是上海樂隊學院第二屆畢業生,在2017年畢業前就考上了上海歌劇院長號助理首席。在上海樂隊學院求學期間,他印象最深的是,北德廣播的老師會更在意音樂方面的概念,紐約愛樂的老師帶來的則是系統的教學,“他們會從最基礎的一些技巧——包括如何去改善你的音準,如何去固定你的節奏,然后如何把這些技巧運用到音樂上面來教你。”

  王綱是上海樂隊學院2017級打擊樂學生,今年7月即將畢業。此番和北德廣播的并肩排練,他說,有的老師會用生動活潑的比喻讓他深入淺出地理解,有的老師則是“教練式”教學,會讓他從身體的肌肉、身體的機能去理解,“老師們給我提供了審視自己和理解音樂的新視角。他們不是教我什么是對、什么是錯,藝術本身沒有對和錯,而是給我提供了更多選項,讓我未來在處理音樂時能更得心應手。除了技巧受到很大影響,我對音樂的態度也更加開放了。”

  今年6月,上海樂隊學院將有兩名學生通過甄選,以實習演奏員的身份前往北德廣播參與樂團的樂季演出。

  北德廣播易北愛樂樂團的樂隊首席羅蘭·格呂特已經連續多次來上海樂隊學院教學,此番再來,他觀察到,學院里有幾個學生的造詣非常高,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職業樂團找到一席之地,“前幾次來,我看到不少學生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還有學生在別的交響樂團入職,非常欣慰,這是上海樂隊學院最讓人振奮的消息。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在短短五年里就取得這么大成績的樂隊學院。”

  他補充說:“亞洲尤其是中國有很多很好的音樂家,以前都說西方的音樂影響中國,但如今,中國的音樂也在影響著西方,很多國際樂團都能看到中國音樂家的身影,他們都在實實在在地影響全世界的交響樂團和藝術工作。”

本文標簽

上海樂隊學院

最新專題

更多相關

精彩專題

中國音協音樂考級信息大全

【導讀】樂器學習網小編關注到很多喜歡音樂的網友資訊關于音樂考級的信息,特別是樂器考級信息,今天我們創建一個中國音協考級專...閱讀全文

全國最新的音樂會演出資訊

【導讀】生活中音樂無處不在,很多家長或音樂愛好者必較關注專業的音樂會資訊,因為能夠現場聆聽專業的音樂會既能凈化心靈激發興...閱讀全文

樂壇趣事,樂壇大事記!

小編今天和大家分享樂壇紀事專題,分享古今史外樂壇上面的大事;什么是樂壇呢,樂壇的范圍很廣,不僅是指流行音樂,還包括古典音...閱讀全文

關注熱點

本站簡介- 站內公告- 原創投稿- 廣告服務-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手機訪問- 舉報入口
Copyright @ 2008-2018 樂器學習網 online services. Security support by yueqixuexi.com 贛ICP備19007349號-1
舉報信息框
舉報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